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探索交易的秘密

一个期货分析师的思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类理性的缺失——对投资分析的思考  

2012-07-12 17:36:06|  分类: 交易思考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这里所谓的”理性“,主要指的是经济学当中的”理性“,而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提到的与“感性”相对应的“理性”,尽管这两者存在一定的内部联系。
经济学当中的基本前提假设便是“理性经济人”(Homo oeconomicus)假设。这条假设最早是由经济学鼻祖英国的亚当·斯密提出。亚当·斯密认为:人类的行为动机主要根源于经济诱因,人类生来便是要争取最大的经济利益,工作便是为了经济报酬。亚当·斯密在《国富论》中如是说:“我们每天所需要的食物和饮料,不是出自屠户、酿酒家和面包师的恩惠,而是出于他们自利的打算。我们不说唤起他们利他心的话,而说唤起他们利己心的话,我们不说我们自己需要,而说对他们有好处。”这种假设经19世纪合理主义的影响而形成,雪恩在《组织心理学》当中提出。
理性经济人假设主要面临两点难题:1.人类是否只有利己心而无利他心,换言之“道德人”是否存在;2.人类是否具有完美认知的能力。当人类的认知能力有限的时候,人类采取的行动就必然要偏离完全利己的方向。这一点也在经济学当中的“充分竞争”假设当中可以找到呼应。“充分竞争”要求市场参与者具有掌握完美信息的能力,而这一点,在现实中是比较难以寻找到的。
排除第一点,我们仅仅考虑第二点,就会发现人类的认知能力的局限。而这种局限恐怕是来自于人类心理所固有的特性,可能是人类本能所无法克服的。克服这种局限,需要人类后天的有意识的改变。
前几日看到一个视频,说的是一辆电动车,在十字路口闯红灯,被一辆疾驰而过的轿车撞翻在地。电动车的两个人当即被撞翻在地,重伤住院。
经济学分析一个问题的基本分析框架便是成本收益分析。在成本、收益存在不确定的条件下,通常是使用预期值来作为分析的变量之一。如果考虑闯红灯的成本与收益,我们可以分析的思路如下:
闯红灯的收益主要在于时间的节约,而成本主要在于发生车祸。这里有两点值得注意:
1.闯红灯的收益很小,除了警匪中的匪徒为了逃逸可以获得极高的收益以外,绝大多数人闯红灯可以得到的收益都是非常微末的。一般而言红灯的等待时间不超过5分钟,结合到现实当中更低的可能也就2,3分钟。那么在这么短的时间内,可以创造的收益是非常微不足道的。而且我们在现实生活当中事实上也频繁浪费5分钟时间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。不失一般性,我们假定闯红灯的收益为1;
2.车祸发生的概率相对较低。一个因素是人类天良的存在,使得机动车在发现行人违反交通规则的时候,也会有意识的减速甚至停车来避免人命的丧失;另一个因素是交通规则也明确规定:如果发生交通事故,即便机动车没有违反交通规则,造成人员伤亡,也要承担不超过10%的事故责任。这两个因素使得机动车在能够预知事故发生的前提下,会采取手段避免事故的发生。但是,由于机动车和行人一样,同样具有闯红灯的冲动,在这种因素的制约下,实际上车祸发生的概率是增加了。如果我们假定车祸发生带来的伤害是10000(5分钟的等待时间,与重伤乃至丧命相比相差一万倍,应当是合理的,甚至可以说是保守的。生命无价,10000甚至太轻。)如果假定车祸发生的概率是千分之一。那么闯红灯的预期成本就为10。(预期成本=p(车祸发生)*车祸发生成本+p(车祸不发生)*车祸不发生的成本,当然在这里我们是假定车祸不发生的话成本为0)
收益为1,预期成本为10,如果是理性经济人的话,很显然应该选择守规则不闯红灯。

我们假定人类的行为遵循成本收益分析的逻辑,那么人类没有按照预期当中的结论采取行动,问题就可能出在几个方面。
1.对于事故发生的概率预期不足,因为事故发生的概率比较小,所以人类可能会把概率直接认知为0;(这是一种缺乏理性的表现,这个时候人类的脑子里是缺乏概率这种概念的,只是觉得以前那么多次这么做都不会有事,我这次这么做也一定不会有事)
2.对于事故发生的成本估计不足,尽管我们知道生命无价,但我们可以想象在事故发生前后,人类对于生命的估价是会有变化的。事故发生之前,人类对生命的估价会偏低,因为人类在体验生命缺失、肢体伤残的痛苦之前,是无法对这种伤害做出准确评估的。很显然,要到事情发生之后,人类才会懊恼不已。“早知如此何必当初”。(这也是缺乏理性的一种表现,也是人类认知上存在的缺陷。)

我们把闯红灯的问题转换成一个等价问题,做一个思想实验,就会发现结果很可能截然不同。
比如我们设计两座桥。实验者从A桥过去,可以获得十块钱的回报;而从B桥通过,可以获得20块钱的回报,但是B桥有1%的概率会发生断裂,桥一旦发生断裂,则实验者将会落入河中喂鲨鱼。
我相信更多的人,应该选择从A桥通过。因为B桥可以获得的回报实在太少,不过区区增加十块钱,可是却要承担生命危险。
两个实验的本质区别在于人类在这两个过程当中的认知不同。由于在闯红灯事件当中,参与人的认知度不够(政府的宣传力度不足,如果在十字路口旁边放一个大的led屏幕,反复播放闯红灯被撞的录像,我认为可以大大降低闯红灯的事件)而在实验当中,参与人是明确接受所得与成本的信息,因此更容易做出理性决定。因此可以看出,认知能力的大小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人类理性的多少。

在投资当中,我们其实也会有这样的认知陷阱存在。最简单的一个例子是:一只股票从100元跌落至50元,这个时候应该采取割肉策略还是采取不动策略呢?

其实这个时候策略的主要依据不在于你是在什么点位买的,而在于价格运动的趋势是何方。换言之,80元买的,100元买的,120元买的,从理性上来说,都是面临同样的行为。(很简单,我们只要假定把当前的仓位平掉,然后再重新以50元的价位买入相同的仓位,这个时候不就大家平等了嘛)但是人类理性认知的局限会改变这个明显的事实,通常当你被套的越深的时候,你就越不愿意割肉:那么多的亏损都承担了,再等等吧,再等等吧。于是在这种心理作用下,投资者不去关心股票未来的价格走势,而以已发生的亏损大小来作为决策的主要依据,那么无疑是非理性的。而这种现象,恐怕会在很多投资者身上出现。

对于商品来说,更是如此。商品投资的成败,其实就在于选择入场点和出场点。两者的差额,当然还有数量,便是你成败的成绩单。而这些点位的决策是艰难的。比如看涨的时候,你买入,那么当价格一路上扬的时候固然很好;但是如果价格回撤,则会有比较艰难的煎熬过程。24000买入,如果价格跌到23500,你所承受的风险已经很大了。你要坚守,还是要离场?这都是要投资者饱经考验的。这种条件下,事实上没有一条万全之策。没有任何理性的策略可以在行情发生之前告诉你正确的应对方式。任何策略都有可能出错。比如我们的规则是23500即割肉离场,那么我们要承受500的损失。可是当价格跌落至23450之后,又迅疾反弹至24600,你是跟还是不跟呢?重新进?价格可能再次跌破23500,你还要再度经历一次亏损。如果不进,那么价格可能一路直上,你可能就错过了一段很不错的行情。在这种不确定的环境下,人类更容易失去理性,而去凭借感性行事。当二度在23500之下止损以后,投资者不再止损,这个时候价格一路直下,跌破23000。投资者的心理发生改变,可能寄望价格反弹的倾向居于上风,于是死扛,亏损不断扩大。

因此,人类理性要在风云变幻的价格当中寻找到一个能够稳妥增长的收益,是一件颇难的事情。我们确实无法制定一条严密的策略,能够保证收益率。但是我们是否可以在不同策略当中寻找比较优劣,这个可能就是一个非常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