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探索交易的秘密

一个期货分析师的思考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:安信分析师集体离职背后:证券金领职业瓶颈待破  

2011-07-14 09:58:5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http://www.sina.com.cn 2011年07月14日 01:45 21世纪经济报道

罗诺

7月13日下午5点,安信证券二季度宏观数据点评策略电话会议结束,高善文(微博),终未回应有关分析师集体离职潮问题。

“高博士可能考虑到各方平衡,临时决定保持沉默。”13日,安信证券有关负责人士告诉记者。

当天早些时候,上述安信证券有关负责人士向记者证实,目前市场关注的有关公司首席分析师集体离职的事件,作为安信研究的灵魂人物,也是4年前带领光大分析师团队集体加盟安信的高善文,将在下午的策略会议上就此表态:“高博当天也是上午11点半左右,临时决定或在下午的会议上就此做出回应。”

的确,安信证券最近有点烦。

7月中旬,媒体报道的《安信证券倒戈:高善文20个嫡系成员出走》称,“今年以来,(安信)研究所人员流动严重。整个研究所大概五十号人,流失了二三十个。”其中流失的还包括数位首席研究员,而这些流失的大量人员几乎都为4年前高善文从光大证券(13.55,0.05,0.37%)带来的嫡系研究员。

“安信证券研究人员变化的消息并非无中生有。”13日下午,安信证券副总裁李勇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坦承,“但人员变化的原因很复杂,关键还是在于券商行业性因素,并非安信独有。”

对于高善文而言,跟随其多年的老部下纷纷离巢,又是何等感受?7月11日,高善文在微博上仅留下一句话:“让子弹飞一会。”

“厦门会议”画饼成转折

实际上,安信证券分析师集体离职的起始点,并非2011年初。早在2010年中,稳固三年有余的安信证券研究团队,便已隐现危机。

“核心分析师高源的离开,拉开了安信证券研究员离职大幕。”一位接近安信证券管理层的知情人士透露。

资料显示,高源,女,银行业高级分析师,2007年加盟安信证券。

“高源走之前,大家一直鉴于高善文博士的原因,对公司有所期待,大家都在抱着陪高博士再走一程的想法,因为高博士带着大家出来,也是他给了我们很多教导,是我们的大哥和恩师。”一位已经离职的安信证券研究员告诉本报记者,大家决然选择用脚投票的转折点,在于2010年初由高善文发起的“厦门会议”。

2010年初,高善文就已意识到所带领的研究团队,近年来工作量过大回报过低的情况,许多当年跟随其跳槽的老部下对安信证券的一些体制问题颇有微词。

于是,高善文向管理层提出改变研究员的薪酬体系,推行一系列改革,以改变“只增工作量,不增薪酬”的现状。

2010年初,在厦门举行的安信证券研究员年会上,安信有关高层也现身会场,并于会上向研究员们许下若干承诺,其中包括薪酬体系的调整、业务考核量的安排以及一系列新的内部结构调整。

“厦门会议结束后,大家的心都暂时稳定下来。”上述已离职的安信证券研究员坦言,而高源可以说是研究部门公认对工作最热心也最有理想的研究员。2009年,她在全国各基金公司及投资机构举行800场路演,日均至少2场。

“个子不高,身材瘦小。”一位与高源熟悉的基金人士如此描述:“她的路演总是富有激情,小小的个子里充满能量,很难想象一个小姑娘有如此大的爆发力。”

然而,许诺容易兑现难。

半年转瞬即过,厦门会议中有关领导的许诺依然是镜中花水中月。2010年中,计划冲击上市的安信证券,业务压力越来越大,对之前许诺却只字未提。

此时,对安信证券抱有最大希望和热情的高源,似乎不堪巨大工作压力和收入之间的落差,跳槽基金公司。

“虽然该基金公司的业绩一般,但对于高源来说,她工作强度大大降低,但其薪水却大大提高。”上述已离职的安信证券研究员坦言。

其后,安信证券造纸与林木、煤炭行业高级分析师李大刚,也选择离去,去处同样是高源所在的基金公司。

与此同时,安信证券交通运输行业首席分析师邓红梅也选择离职。

“邓目前处于半退休状态,她并没有急着寻找下家。”一位接近于邓的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:“她离开也是因为太累了,想调整一下回归家庭。”

之后,安信首席基金分析师付强、TMT行业首席分析师罗舜芝、建筑与工程行业首席分析师石磊、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洪露,相继离职。

“高博士已经尽力。”另一位离职的研究员告诉记者,“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,作为唯一的会管券商,安信有体制内的局限性。”

安信分析师集体离职背后: 证券金领职业瓶颈待破

“2007年安信成立不久,还处于打江山阶段,高善文带领我们投奔而来,大家是一心想做一番事业出来,建立一个理想的商业化券商分析师团队,斯时,全新的安信证券给了我们较好的待遇和定级,大家都鼓足劲干。三年多拼搏后,安信研究团队获得了市场认可,名誉和掌声接踵而来,但对我们而言,工作压力也越来越大。数年中,经济环境发生较大变化,通胀导致物价飞涨,我们工作量猛增的同时,工资却仍维持以前的水平。加之,经过数年磨练,在行业里的个人口碑已有所积累,而安信仍采用旧的管理体制,大家离开是早晚的事。”

难改分析师流失根源?

对于高善文而言,面对昔日部下纷纷离去,他或许不知道是该祝福还是无奈?

“让子弹飞一会”,电影《让子弹飞》的“匪首”张麻子取得“鹅城”平霸战胜利后,不得不面对的是曾跟随其众兄弟的死伤,最终独自目送昔日兄弟离去。

“安信证券研究所的有关结症难以改变。”上述接近于安信证券的知情人士坦言,“要留住其他研究员的心,要么放宽业务要求,要么加强研究员待遇。”

事实上,这一点很难做到。“安信属于会管券商,也属于国企性质,针对国企高管的限薪令下,高管很难有动力做好一个部门的,其目的在于稳,而不在于突破。针对高管而言,其薪水都限制在一定范围内,作为普通研究员而言,则更难突破高管的框。此外,对于高管而言,其追求的是公司大局稳定,如果研究部门加薪,那么投行、经纪业务等部门又该如何一碗水端平?”

目前,据记者了解,当年跟随高善文跳槽到安信证券的分析师中,仅余首席钢铁行业分析师赵志诚、首席化工行业分析师刘军、首席电力行业分析师张龙、首席有色金属行业分析师衡昆等四位。

其中,赵志诚和衡昆已向管理角色转变,衡昆目前为安信证券行业研究报告总负责人。

与其他人纷纷主动选择跳槽不同,本报记者了解到,有留守的首席研究员似已刻意减少工作量,以静待事态发展。

“既然待遇不高,那就做与待遇相匹配的工作量。”上述接近于安信证券的知情人士透露。

事实上,除去上述安信内部原因,此次分析师的集体离职,外部因素也是关键所在。

“安信证券内部或有这有那的缺点,但我认为,此次安信研究员离职,行业原因是关键。”7月13日晚,安信证券副总裁李勇对记者回应道,“安信证券成立之初,招聘过大批研究员,三年多过去,他们在安信平台下,都已比较成熟,这是研究行业特性决定的。如今,券业同行、基金和私募对于这类人才求贤若渴,所以他们的选择也是对自己职业规划决定的。此次离开的研究员,大部分都是属这类,而且他们其中90%都是去买方机构。”

“我不认为安信证券是被人挖角,这是研究行业正常的人事流动。首先,这些离开的研究员并非都是被同一家公司挖走,好几个首席研究员都不是加盟竞争对手。”李勇指出,除石磊去光大证券外,有的去了某私募作合伙人,有的去了某大型基金做产品总监,有的去了某上市公司做高管,“无论如何,我个人很感谢这些离职的研究员对公司做出的贡献,但我们的核心研究团队还在。”

“实际上,对于安信证券研究所而言,其核心团队的确还在,在外界看来,其研究所最核心的成员便是高善文和程定华,一个做宏观研究,一个做策略,而安信最有名和最权威的就是这两块。”北京一位券商高层坦言,“或许对于安信证券现状而言,其选择维稳路线,只要保住高、程二人,那么其对于其他行业研究员的培养都没有太大压力。”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7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